九州娛樂城ju111net-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九州ju111net网站> 新闻资讯> 集团要闻
NEWS CENTER

新闻资讯

央地加快布局颠覆性技术 抢抓创新主动权

2021-08-10 355

  作为未来提升国家竞争力的重要“利器”,颠覆性技术正迎来一波政策红利。记者从相关科技部门获悉,我国正加快探索建立颠覆性技术发现资助机制,加强对非共识项目的识别举荐,支持全新概念的创新研究。把完善国家重大科技计划的项目形成和组织实施机制作为当前科技体制改革的核心任务,并率先开展改革试点。与此同时,包括北京、上海、浙江等地,以及多个顶尖高校正加快颠覆性技术的研发和产业布局。

  完善颠覆性技术顶层设计

  突出颠覆性技术创新,加强颠覆性技术供给,探索颠覆性技术“发现—遴选—培育”的新机制……科技部日前印发关于举办全国颠覆性技术创新大赛的通知,通过面向社会公开征集和重点推荐等方式,聚焦对产业具有颠覆前景的技术项目,探索未来产业发展方向。据悉,大赛重点聚焦人工智能、未来网络与通信、生物技术、新材料、绿色技术、高端装备制造以及交叉学科等可能产生重大颠覆性突破的技术领域。

  大赛只是遴选前沿科技的一个手段,有关颠覆性技术的顶层设计正加快推进。“我们国家正在颠覆性技术创新方面主动作为。首先,在重大科研项目中探索建立新机制,遴选行业领军企业领衔担纲,发挥技术创新主体作用。另外,国家正加快探索建立颠覆性技术发现资助机制。”有科技部门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据他透露,目前国家已在现有重点研发计划相关重点专项中开展颠覆性技术项目试点工作,在电子信息和生物技术领域采取定向委托的方式,启动试点项目,目前已完成论证和立项工作。

  颠覆性技术,即“可改变游戏规则”的创新技术,以创新思维为根本,开辟新型技术发展模式,在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将超越原有技术并产生替代,具有另辟蹊径改变技术轨道的演化曲线和颠覆现况的变革性效果。

  根据国家“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未来将在前沿科技和产业变革领域组织实施未来产业孵化与加速计划,谋划布局一批未来产业。在科教资源优势突出、产业基础雄厚的地区,布局一批国家未来产业技术研究院,加强前沿技术多路径探索、交叉融合和颠覆性技术供给。

  对此,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原院长白春礼表示,颠覆性技术层出不穷,将从根本上改变技术路径、产品形态、产业模式,创造出新产品、新需求、新业态,催生新经济增长点。比如,中国科学院在量子信息领域取得一批重大研究成果,量子通讯得到广泛应用就能在根本上解决通信的安全问题。量子计算机一旦突破将推动人工智能、航空航天、药物设计等多个领域实现飞跃式发展。

  多地发力竞相布局前沿科技

  7月18日,浙江省人民政府印发《浙江省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十四五”规划》(以下简称“浙江版规划”)提出,谋划布局未来产业。谋划布局人工智能、区块链、第三代半导体、类脑智能、量子信息、柔性电子、深海空天、北斗与地理信息等颠覆性技术与前沿产业,加快跨界融合和集成创新,孕育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

  “由于颠覆性技术的战略性和复杂性,势必要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高度进行统筹规划。以上海为例,国家明确要求其在基础科技领域作出大的创新,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取得大的突破,更好发挥科技创新策源功能。”上海科协相关人士表示。

  此前,科技部和北京市一起建立了全国第一个颠覆性技术创新基金,探索央地和社会资本共同支持颠覆性技术研发的新模式。

  除地方政府外,高校和科研院所也加大了对颠覆性技术的布局。今年5月,教育部公布了首批未来技术学院名单,共有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12所高校入选。其中,北大未来技术学院以未来生命健康及疾病防治技术为主要方向,将发展未来10至15年的前沿性、革命性、颠覆性生命健康技术,打造教学、研究和产业等一体化的人才教育培养体系,培养未来科技创新领军人才。

  “地方布局颠覆性技术,要有十年磨一剑的耐心和恒心,而不是急功近利、急于求成。最根本的还是要苦练内功,提高地方优势领域的基础研究能力。同时要激活当地企业重视产品颠覆技术、工艺颠覆技术,积极布局产业生态颠覆技术。”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朱岩表示。

  建立科技创新体系 推动成果转化

  在业内专家看来,中国在传统产品型颠覆技术上没有优势,但是在给产品注入数据要素以后,产品的内涵将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大量的产品将具备数字、文化等新内涵,从而会使得中国的产品型颠覆技术迎来大发展。

  “我国发展颠覆性创新,不是瞄着颠覆性这个词,而是要扎扎实实推进科技创新领域的改革开放,建立一套符合时代发展需要的各层级的科技创新体系,颠覆是这套全新的创新体系运营的必然结果。”朱岩表示。

  针对颠覆性技术应重前期研究发现,后期成果转化应由国家兜底一说,朱岩坦言,这要区分一下颠覆性技术和颠覆性科学。对颠覆性基础科学研究,确实应该是政府做主导,建立一个良性的激励基础科学研究的体制、机制,激发基础科学研究人员的创造性。对颠覆性技术研发,则是必须要经过成果转化才能体现其颠覆性的。“发展颠覆性技术的核心要义还是在激活企业作为创新主体的积极性,让研究人员研究的就是企业马上需要的颠覆性技术,而不是企业等着研究人员突发奇想获得了颠覆性技术,再去做成果转化。”朱岩称。

  7月18日发布的“浙江版规划”明确,未来浙江省将大力培育引进高端人才。实施“鲲鹏行动”等引才工程,大力引进海内外一流战略科技人才、创新型领军人才和高水平创新团队。

  在朱岩看来,颠覆是结果,不是技术的形式。所以布局颠覆性技术,一定要加强基础科学研究,把钱真正用在提高基础科学研究人员待遇、促进基础科学学科交叉、鼓励科研人员探索未知领域上面。


九州ju111net网站
Baidu
sogou